证件查询
张昧林
2022-07-04 17:06 | 来源:华百网 7万
分享

微信图片_20220704165719.jpg

张昧林,寿阳作协副主席,山西省作协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北京小小说沙龙会员。北京小小说研究会会员。《百花园》《小小说选刊》签约作家。

曾获第十届澳大利亚作家节“常春藤”散文大赛三等奖,“2020年田工”杯全国征文优秀奖,“2020年趣味”口袋杯全国征文佳节奖,《山西文学》征文三等奖,2019年山西农机征文一等奖,市县级文学奖项若干。

作品散见《百花园》《小小说选刊》《渤海风》《金山》启明星《校园文学》《渤海风》《中国作家网》《河南工人日报》《乡土文学》等刊。有作品入选《世纪微小说精选100篇》等各类年度选本。


张昧林 寿阳作协副主席 山西省作协会员 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
编辑:芸卿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百网”或加“华百网”水印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于华百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华百网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供稿”的稿件,稿件均来自企业或个人,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遇投资类文章,请网友谨慎甄别真伪,以免造成损失。

4、如因供稿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邮件至"chinabxol@163.com"。

5、欢迎各媒体单位转载正常范围使用,转载时务必注明“稿件来源:华百网”与作者,否则“华百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短篇小说《祁阳村里的倔老头》

祁阳村,华北中原晋南地区中条山麓下的一个小村子,因战国时期曾为晋国中军尉祁午将军练兵校场而得名。村东边紧邻一条崎岖的沟壑,由北而南,蜿蜒而下;村西村南是一块块绿油油的庄稼地,错落有致;村子里绿树环绕,炊烟袅袅,典型的一幅黄土高原风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淳朴勤劳的村民们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还算是方圆几十里最热闹的村子,可似乎一夜之间人们如候鸟迁徙一般离去,现如今村子里几乎见不到青壮年人,只有不能离去和不想离去的老人们步履蹒跚地穿梭于禾苗嫩绿的田间地头和碧树成荫的村巷中。

小说 农村 老头
2022-08-14 10:55
散文 《戒烟的困惑》

早就有过戒烟的想法,但至今仍未戒掉。不是没有信心,也不是缺乏戒掉的毅力,更不是不知道铺天盖地的媒体把抽烟说得一无是处的宣传。麻烦是在我固执刻板的意识里,在我近50年同卷烟亲密无间,耳鬓厮磨的接触中,在我习惯的感悟和精神依赖的切身体验中,对该不该戒烟始终拿不准主意,吃不透利弊,即而升呈为一种既无奈又亘绵的困惑,而且一困就是几十年。

戒烟 困惑
2022-07-24 15:17
散文《远逝的亲情》

散文《远逝的亲情》,以委婉平实的文学手法,记叙了作者和耄耋之年的爷爷一起生活的深情片段。通篇语气真挚自然,脉络清晰,对爷爷的人物心理刻画生动真切,读来令人潸然泪下。该文荣获“2019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单篇散文类一等奖。

散文 亲情 远逝
2022-08-21 17:41
孙道真|遗落之境(外二首)

孙道真 遗落之境 青绿 风把我抬得高于茅草
2022-07-29 08:59
张昧林:半个馒头

张昧林;寿阳作协副主席,山西省作协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北京小小说沙龙会员,北京小小说研究会会员。

张昧林 半个馒头 寿阳县 作家
2022-07-06 18:39
散文《美丽的坚守》

从教十七年来,迎来送往了一批又一批的莘莘学子,辛勤耕耘收获了一份又一份的荣誉,自己也逐渐褪去了稚气和青涩,成为一名成熟而自信的优秀教师。在这个历程中,我越来越深地感受到小学老师对孩子一生的影响是多么的重要。因此也常常想起我的小学老师——苗沛旺,他对我儿时的教诲使我终生受益。在第30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我的老师,以表我的感恩与怀念。

美丽 坚守 苗沛旺
2022-07-30 12:05
散文《父亲,您听我说》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千千万万个几十年来扎根山区、默默耕耘、呕心沥血、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人民教师。

散文 父亲 教师
2022-08-09 10:14
散文 《话说小神殿》

小神殿是个自然村,位于绛县,地处绛县、翼城县交界,现归属安峪镇冯村管辖。小神殿原为续鲁峪乡一个行政村,居于续鲁峪河南边,从中条山山脉延伸出来一条分支丘陵,有四个居民组,一条高低不平的山梁贯穿全村,一直通到平川一带。站在小神殿的山梁上能看到绛县城高耸林立的楼群,也能俯瞰到曲沃县、翼城县等地,真有一览众山小的心旷神怡,给人无限遐想。独特的地理地貌赋予这块土地神奇的力量,让这里的人们有种闲云野鹤的逸致。

散文 历史文化 民风民俗
2022-08-30 15:30
张昧林:留宿

落日的余晖映照着大门外杨树上的喜鹊窝,恋恋不舍隐入山那边时,女人将家务活安排妥当,再把院里的鸡、猪、牛都伺候好,然后抱柴烧炕。很快,一壶水烧开了,女人坐到炕上。家里唯一的伴——小黄朝院门外一阵急促的吠叫声,把她惊起了身。

张昧林 留宿 寿阳县 作家
2022-07-06 18:43
麦子与少年

我放下书,在房间转了几个圈,还是心慌。打开电视,端午的节目每个台都一样,几个频道无一例外地都播放着秦岭北麓万亩麦田的壮丽景观。为了给儿子小熊营造一个安静的学习氛围,十几年里我和爱人高高在家里从不使用手机,电视只看时政新闻,且是无声的。关掉电视,透过虚掩的门偷偷看看小熊,一缕晨光照在他脸上,一根根细密的绒毛纤毫毕现,额头上几颗小痘痘也泛着光,他的唇边竟冒出一些纤细而新鲜的根须。

麦子与少年 作家站 散文 中国作家网
2022-06-11 10:55